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策划·理论】论《图画新闻》的绘画语言表达

【策划·理论】论《图画新闻》的绘画语言表达

发布时间:2019-09-06 14:40 来源:未知

  《图画新闻》第一期由上海时事报馆创刊发行,由于所定位的目标受众明确、内容丰富、题材鲜活、印刷先进,其遂能别具特色而风行于时。本刊内容主要以时事新闻为主,兼辅以连载小说、谜语等休闲娱乐信息,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和娱乐性。画报中刊载的建筑、人物等线描艺术作品,不但具有较强的审美价值和启蒙意识,而且也忠实地记录了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至1910年(宣统二年)间中国社会的真实状况,以及当时百姓的具体文化需求。

  上海画报业的繁盛是《图画新闻》产生、发展的重要前提。20世纪初的上海是中国重要的通商口岸,当时的传教士和商人不仅带来了西方的思想、资本,也带来了先进的印刷技术。印刷术的推广降低了刊物成本,这极大激发了文化产业的发展潜力,和传播的重心也因此由知识分子阶层逐渐下移至民间。鉴于多数国人目不识丁,画报这种特有的刊物遂应运而生。画报以图为主、文为辅,形象易懂,满足了大众知晓时事、增长见识的文化需求。基于画报业的以上特点,上海的画报业自产生之后,便呈现出爆发式成长的趋势,上海也成为全国画报业的中心。当时“上海画报销数达万余……辛亥以前全国共出版画报约七十种,而上海达三十多种,达一半”。

  如上所述,印刷技术的发展是《图画新闻》得以风靡的重要条件,而石印技术的出现要归功于阿罗斯·塞纳菲尔德(1771—1834,德国人)。1798年,阿罗斯·塞纳菲尔德通过对印刷术的不断改进,终于成功研制出石版印刷术,这无疑是印刷术的又一性突破。此石印技术印制画报的基本原理为:以辊筒和印石为主要构件,以结构细腻的石粉作为料,依据版面把石印版材制作成规定尺寸并抛光打磨,用脂肪性转写墨料在版材表面直接描绘图文,经过一定程序制成印版,然后利用水油相斥的原理,将涂上油墨的硬木圆柱体辊筒对纸张进行压印,从而完成画报印刷。由于石印技术在图画印制上具有图像清晰、成本低廉、速度快捷等优势,相对于传统的木刻等雕版印刷,画报的制版更加方便,逼真还原原稿手迹,这些优点让它迅速击败雕版等传统印刷术而成为印刷市场的主流技术。同时,印刷成本的下降也为刊物的发行开拓了更为广阔的市场,大批刊物由此而出版发行。恰如《晚清官书局论述稿》所言:“用西国石板,磨平如镜。以电镜映像之法摄字迹于石上,然后傅以胶水,刷以油墨,千百万之书,不难竟日而就。”清末民初的画刊大多是石印的,《图画新闻》也不例外。与当时采用的木刻等制版技术相比,石印技术可以更真切地反映出线描语言疏密、粗细、工拙、大小、长短等细节变化及和谐之美。

  《图画新闻》的定位是相当准确的。当时正值西学东渐之大潮,新文化之狂澜早已涌动于民间,大众对新文化的需求十分迫切。于是《图画新闻》应时而动,着眼于大众文化水准的实际情况,从易读性和普及性入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出版发行工作。在这一全新的事业征程上,扛鼎者如李树函等画报艺术家尤可称道。虽然《图画新闻》尚肇始发轫,但以李树函为主笔的创作者已能远瞩,其笔触所及可谓包罗万象:类如朝廷决议、官场现形、国际关系,社会类如刑事纠纷、商业动态、宗教传播,民生类如恩怨情仇、乡俚趣事、自然灾情,科技类如火车、轮船、热气球,另有海外风俗,等等,凡诸社会百态多穷形尽相于其笔下。

  尽管《图画新闻》着重以绘画直观反映新闻,但其排版同时要照顾到读者的文字阅读需求。因此,它在排版方面依然紧承传统版面布局之法,绘画多中规中矩地使用天头、地脚、版心的排版方式,并辅以考究的文字予以点睛式刻画。但从根本上说,它依然是新闻,即时性、客观性与导向性特征决定了此类图文结合内容已对传统图文艺术予以扬弃:一方面,出于对传统审美之持守,它在文字使用上崇尚书法字体,讲究文字排列,在画面安排上以协调为宜,在布局中求明暗变化、层次落差,在图文关系上力求主宾相依而不混同、主题明确而不抵牾、图文并茂而不纷繁、动静相合而不紊乱;另一方面,出于新闻的实用性需求,这种图文关系又要照顾到报道时事的即时性、描绘事物的客观性、开导民智的导向性。第二个层面无疑是对《图画新闻》创作者的更大挑战,但此刊物以三年的探索与实践,走出了一条适合自身特色的路。

  所以,从表面来看,《图画新闻》的创刊不过是线描绘画与石印技术的一次技术匹配,但其实质反映出受印刷术激发,报刊读者从知识分子下移到普通民众后新闻出版界的一次新变——图画类新闻的爆发式成长。与中国传统山水画之图文构建为迎合士大夫审美趣味不同,《图画新闻》中1300多幅生动的图文艺术画甚为亲民,既有艺术美感,又反映了社会百态,已俨然成为一种新的平民艺术。

  《图画新闻》的绘画技法渊源有二:一为中国的传统线描,一为西方的线描。中国传统线描主写意,通过以线造型的技法而达以形写神之境;西方线描尚写实,通过整体轮廓的刻画以求客观描摹之象。故《图画新闻》的画法既承袭传统线描之写意,又吸收西方线描之摹象,集东西方绘画技法之两长,这无疑为画报的线条表达赋予了新的前景。前景虽好,但挑战是现实的:在同样一幅画中,绘画艺术家如何既运用西方线描艺术来塑形,又运用中国线描艺术来塑神呢?

  通过仔细观察,笔者发现《图画新闻》的绘画艺术家们在勾勒事物的整体轮廓或复杂画面时,总会不约而同地采用西式画法,即先对事物的轮廓予以勾勒,其所用线描技法亦多为西式的简洁、单纯、清爽、明快的线条画法。不过,大多艺术家在这里舍弃了刻意摹象的西式线描的终极目标,只择取了其前半程技法,因为西式线描的轮廓勾勒已足以表现出物象的体积和质感。这一过程的切入角度也颇为独到,画报艺术家们或从西式的成角透视角度入手,或从焦点透视角度入手,通过对晚清风土人情、建筑风貌等的勾勒,进而将“民事纠纷”“奇闻异事”“日常生活”等画面客观呈现。无论花园小径、山峦江河,还是市井街巷、亭台楼阁,皆能以简约的、多层次的线描技法色勒而出。

  我们也发现,在事物神态点染的局部,《图画新闻》中的多数图像依然继承和践行着中国传统绘画的基本理念:将线描形象化,以不同的意象传递多样的信息,以不同的形态表达复杂的情感。这种创作理论可上溯到南朝画家、绘画理论家谢赫的《古画品录》,此著所涉“气韵生动”“骨法用笔”两种绘画理论在《图画新闻》中体现得至为精当。同时,古代画家们创造的绘画程式“十八描” 也对《图画新闻》的绘画艺术家产生重要影响。因为我们发现绘画家往往利用程式化的线条样式去表现事物的形体状态和质感,他们往往从客观事物繁杂的细节中提炼出最能表现事物典型性特征的线条。笔者以上观点亦可与《中国美术史》的相关理论相呼应:“传神必须先写形,写形是手段,传神是目的。在绘画过程中,艺术家(审美主体)必须通过对客体的外在形体的描写进而把握其内在的精神实质,做到‘神仪在心’才能塑造出高于外在形体美的内在精神美的形象,才能达到传神的目的。”在点染事物神态的具体线描实践环节,《图画新闻》的绘画艺术家往往通过线条的粗细、长短、曲直、紧松的不断变化营造出强烈的对比效果,进而使画面产生运动感、节奏感和韵律感。这种感觉往往能带给欣赏者或柔或刚,或聚或散,或动或静,或明或暗的视觉冲击效果。此外,部分《图画新闻》还采用了“钉头鼠尾描”的线描笔法。以图像《不受日光雨伞之新洋伞》为例,其画面虽没有任何戏剧性表现,只描绘了两位外国人在街头相遇交流的简单场景,但作者在表现两人的服饰时,刻意追求起笔时顿一下形成钉头状、收尾时渐提渐收形成鼠尾状的绘画效果。同时,作者亦注意运笔速度的快慢节奏、线条的粗细变化。整体而言,该画报反映出绘画艺术家对含蓄、朴素、淡雅服装画面感的主观构建动机。

  总之,《图画新闻》用画面告诉我们:在勾勒事物轮廓的环节,绘画艺术家多使用西方简约的、富于层次感的线条,依据焦点透视、成角透视的规律,传递出创作者对客观自然界的一种认知。在点染事物神态的环节,绘画艺术家多使用变化的、富于动态感的线条,从写意、画魂的角度,传递出创作者在主观精神层面的感悟。两种技法并不矛盾,恰如一喉异曲,两手分书,相反相成。

  线描绘画的兴盛得益于新闻传媒的助推,而《图画新闻》等新闻刊物的大量发行,也借力于线世纪前后那个新闻领域富于创新的时代,《图画新闻》创刊者能以线描绘画为新闻主角,兼在画面上附写新闻、诗歌及书法的尝试勇气可嘉。但其操作难度颇大:线描绘画作为一种审美表现性艺术,如何实现新闻传媒对时效性、真实性信息的再现性功能需求呢?

  客观而言,要将多种事物融汇于同一画面空间,创作者心中必须先有前后、主次等对应关系的考量。事实上,这一考量已经涉及艺术的审美层面。同样,用线描语言所描写的众多新闻亦必然处于既定的空间范畴,绘画艺术家也必然会面对前后、主次等空间审美问题。通过对《图画新闻》中诸画报的梳理,笔者发现《图画新闻》的创作者非常注重用线的长短粗细、繁简疏密、虚实强弱等变化,来构建远近关系、虚实关系、主次关系等画面审美效果。这不仅有效提高了线描语言在画面表现中的清晰度与立体感,而且给读者留下充分的审美想象空间。因此,大众在阅读《图画新闻》时,他们获取得的不仅仅是时事、社会民生等即时、真实的新闻信息,无形中也吸收了画报这种表现艺术的审美陶冶。亦即《图画新闻》以画面的远近、虚实、主次关系安排,不仅构建出空间距离感、层次性等客观审美境界,同时也引发了读者深层次的情感涌动,崇高如高山仰止,优美如怡然自得,共鸣如感同身受,等等。当然,线描绘画的艺术性并不排斥真实性,创作者构建远近、虚实等审美画面的首要目的就是再现新闻的瞬间感、现场性,画面的主次安排也是为了更有效、更清晰地再现新闻人物或事件。

  从新闻的角度而言,真实性是《图画新闻》对绘画和文字的最基本要求。联系《图画新闻》中的相关人物、事件报道可知,尽管画面的视觉形象常表现为典型化的人物形象或特殊性群体的生存状况等,反映了创作者对人物、事件、环境、状态等的主观认知,但创作者同时也注重新闻事件的时效性、场合性,因此,线描绘画又真实、客观地再现着新闻信息。线描绘画要获得这种真实再现的效果,就给绘画艺术家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艺术家既要有对即时新闻的先验认知,又要具备收集、归纳新闻素材的线描基本功。线描艺术家以线描绘画客观反映新闻的流程为:其根据自我现场经历,或根据照片、其他亲历者的口头描述,结合自我新闻认知经验,用简约的线条将新闻中最关键性的事物予以着力刻画,力求直观地表达新闻人物形象或事件的发展状态。当然,任何绘画艺术都不可能做到对真实新闻的逼真再现,因此,绘画艺术家能否抓住新闻人物或新闻事件中具有典型意义的瞬间就尤为重要。绘画艺术家只有对新闻人物或事件的关键性特征心中有数,才能以线描绘画直观、形象地将新闻画面和盘托出,进而给读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亦即线描艺术家在反映新闻真实性时,必须以画笔描绘出事件的现场感、画面的瞬间感、信息的有效性、人物的典型性等。不容否认,这一过程时时刻刻又有着艺术家主观审美的参与:诸如新闻背景画面的空间布局、层次安排,新闻人物形象的色彩浓淡、高矮胖瘦,新闻事件角度的正反、纵横,等等,无不如此。

  在求美与尚实之间,《图画新闻》选择了以尚实为主,兼顾审美的取向,这和其刊物的新闻质性有着必然关系。若就审美层面而言,线描绘画在构建新闻画面的远近、虚实、主次关系时,既获得了画面空间审美效果,又能激发读者高山仰止、怡然自得、感同身受等更深层次的艺术感悟。就尚实层面而言,线描绘画又必须照顾到新闻对事件现场感、画面瞬间感、信息有效性、人物典型性等的客观要求。当然,二者又是相互依存、一衣带水的关系。线描绘画中构建画面的首要目的就是再现事件的现场感、有效性,媒体新闻现场画面的选取亦离不开主观审美判断的参与。

  论文对与画报《图画新闻》相关的三组关系——图画与文字、写意与摹象、求美与尚真的考察结论是:在处理图文统传布局与图文的新闻性功能时,《图画新闻》在图文字体、排版、色彩、动静等形式方面,充分发挥了传统布局的优势,而在内容上则注重新闻的即时性、客观性、导向性;在处理东方线描重写意与西方线描重摹象的关系时,《图画新闻》在勾勒事物轮廓的环节使用了西方线描艺术,在点染事物神态的环节使用了东方的线描艺术;在处理绘画审美性与新闻实用性两种审美取舍时,《图画新闻》主张以事件现场感、画面瞬间感、信息有效性、人物典型性等尚实的新闻性需求为主,同时兼顾画面远近、虚实、主次关系等审美需求。《图画新闻》在以上方面所做的艺术探索,不仅仅为自己开辟了广阔的商业天地,在中国近现代新闻史和绘画史上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Power by DedeCms

服务热线: 邮箱: 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青岛新闻网首页